<code id="gfauo"><delect id="gfauo"></delect></code>

  • <small id="gfauo"><listing id="gfauo"><menu id="gfauo"></menu></listing></small><th id="gfauo"></th>

    1. <code id="gfauo"></code>
      <menuitem id="gfauo"><tt id="gfauo"></tt></menuitem>

    2. <track id="gfauo"><table id="gfauo"></table></track>
      1. <small id="gfauo"><optgroup id="gfauo"><input id="gfauo"></input></optgroup></small>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道德模范 > 周云恒

        周云恒

        來源:周口市文明辦  日期:2021-03-22  人氣:60

        “尊敬的周書記,我們永遠想念您!”“我們的好書記,一路走好!”……一聲聲呼喚,一陣陣哭聲,劃破寂靜的鄉村。

        10月10日上午,沈丘縣付井鎮馬堂行政村父老鄉親噙著眼淚擁向村黨支部書記周云恒的家門口,在秋風中送因公殉職的他最后一程。

        不忘初心  他放下企業回村當支書

        走進馬堂村,文化廣場、健身廣場、環境優美的小公園、標準化衛生所、小學等公建設施齊全,村內條條道路硬化到村民家門口,這里是遠近聞名的美麗宜居示范村、村集體經濟試點村,在村民眼中,這一切都離不開周云恒多年來的苦心經營。

        20多年前,馬堂村集體經濟幾乎為零,村“兩委”班子軟弱渙散,對群眾的凝聚力不強,村委辦公室外常常有排隊討債的人,是當地相對落后的薄弱村之一。

        當時,周云恒已經創辦了自己的釬具廠,主要經營礦山配件,年利潤有20萬元左右,生意紅火。

        與自己生意的紅火相比,馬堂村發展的困境讓周云恒很是焦急。他認為自己作為先富起來的人,又是黨員,應該為村里的發展做些什么。

        “企業我可以不管,但是共產黨員的擔當不能丟。”至今大家都記得周云恒當初鏗鏘有力的話語。

        1996年,馬堂村支部委員會換屆,面對入黨的初心和村民的期待,周云恒毅然決定放下企業的日常業務,回村擔任黨支部書記,挑起帶領鄉親共建美好家園的重擔。

        “誰當支書都一樣,干部照樣吃香喝辣,吃虧的還是老百姓。”一部分群眾對周云恒的走馬上任并不看好,說起了風涼話。

        直到有一天,村民們在村里的飯店和小賣部都看到了一張村委會的大告示,上面寫著“誰吃誰掏錢,誰拿誰還賬”,這下大家開始紛紛議論:周書記不一樣!

        周云恒一上任便刀刃向內,把第一把火“燒”向了村“兩委”班子,他牽頭建立各項規章制度,并率先垂范。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要求別人不做的,自己堅決不碰。比如,要求班子成員8點鐘上班,7點半他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村委。他堅持用制度管人管事管錢,讓制度成為一條帶電的高壓線,誰違反了就堅決處理誰。

        “班子沒有凝聚力,是因為群眾對我們不信任,根源就是我們的作風讓群眾不認可。”據當時的村干部李俊海回憶,周云恒擔任黨支部書記后,不止一次在班子會上強調作風建設的重要性,要求大家轉變思想,急群眾所急,辦群眾所需。

        經過一系列整頓,村“兩委”班子的氣順了、勁足了,班子空前團結。

        愛民為民  他把群眾事當成自己事

        在馬堂村,如果你問30歲左右的村民關于兒時過年的印象,大多數人會告訴你一個“分魚”的故事,過年吃魚肉,已經成為這一代馬堂村人的集體記憶。

        “周云恒剛當支書那會兒,大家經濟條件都差,許多家庭一年到頭舍不得吃肉,他辦了十多年的廠子,攢下了些家底兒,所以一到春節,他就自掏腰包買魚,按每人一斤分給群眾。”村民咸永志至今都記得當時熱鬧的場景:家家戶戶都是全家動員趕往村室,不管老人還是孩子,都是一張幸福的笑臉,周云恒給全村2800多人連續分了三年的魚。

        就在分魚的第一年,村民郭庭芳的女兒郭靈芝考上了大學,對于自身殘疾、愛人失明、僅靠一畝菜地維持生活的郭庭芳一家來說,這是一個又喜又急的消息,女兒的學費成了一家人心里的“大石頭”。

        正當一家人為學費發愁的時候,聽到消息的周云恒找上了門:“學費我來出,說啥也不能耽誤孩子上學,這是她改變命運的希望,也是這個家的希望。”

        最終,郭靈芝順利入學,畢業后在鄭州工作并定居,如今20多年過去了,提起周云恒,她提到最多的詞仍是“感恩”。

        “這是我永遠不會忘掉的一份恩情,在我人生的第一個岔路口,是周書記推了我一把,讓我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郭靈芝說,每當自己在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難,都會想起當年周云恒的話語,要勇于改變自己的命運。

        近年來,在周云恒的倡導下,馬堂村大部分收入都投入到了建學校、修路、資助貧困大學生、解決特困戶衣食住行等集體公益性事業上。

        村內基礎設施不斷完善,主干道通水泥路8公里,通下水道20公里,安裝路燈80盞,村莊實現了全面硬化、綠化、凈化、亮化的蝶變,成為在全縣第一批高標準完成人居環境改善任務的行政村。

        甘于吃虧  他為了集體不計個人得失

        “周書記,我們家的廚房被淋塌了,飯都沒得吃,你得幫幫我啊。”1998年7月,一家三口都有智力缺陷的村民郭金龍找到周云恒。由于當時還沒有危房改造項目,村里也沒有救助資金,周云恒便自掏腰包,花費3000元為郭金龍一家重新蓋了廚房,并為他們添置了鍋碗瓢盆和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

        “他們找村里幫助,為啥你要自己掏錢?”當時,周云恒年紀尚小的兒子周艷波對此事很不理解。周云恒并沒有過多解釋,而是對郭金龍一家的事更加上心。

        多年后的一天,電視里在播放以李連成事跡改編的豫劇,周云恒招呼周艷波過來一起看。

        “當干部就應該肯吃虧,肯吃虧自然就有權威;當干部就應該常吃虧,常吃虧才能有作為;當干部就應該多吃虧,多吃虧才能有人跟隨……”當電視里《吃虧歌》的唱段響起,兒子才理解了父親的用意。

        受到許多幫助的郭金龍雖然因智力問題不能表達自己的謝意,但他每天在村里轉悠的時候,逢人就會念叨:“共產黨好!周書記好!”聽到這些話,周艷波徹底理解了父親的工作,并開始力所能及地幫父親辦一些事。

        “印象最深的就是為了修路跑項目,沒少幫村里往各單位交材料。”周艷波回憶,有次辦完事已過中午,自己就在縣城喝了一碗羊肉湯,吃了兩個燒餅,一共花了22元。他就加上來回油費50元,填了一張72元的報銷單據交給父親。

        “我自己當村支書這么多年了,從來沒從村里報過賬,你幫村里這點忙還好意思報銷?”周云恒看了一眼單據后當場就撕掉了。

        不只是從來沒報過賬,甚至大多數時候周云恒還要主動墊錢支持村里發展。近十年來,他為馬堂村爭取修路項目7次,共計14公里,村里不僅主干道,就連小過道也修上了水泥路,所有前期費用都是周云恒自己墊資,沒向群眾收取一分錢。

        2006年,因為釬具行業走下坡路,周云恒的企業轉產建筑模板,租賃老村室一畝多地,投資70多萬建廠房進設備,并預交了5年的租金分給全村群眾。剛投產的第二年,破舊的馬堂小學向縣里申請建設重點小學,但被告知沒有地建操場和食堂,達不到申請標準。

        “周書記聽說這事后,決定無條件拆除剛建好一年的廠房,把地騰出來給學校建操場和食堂,最終我們馬堂小學完成了升級改造。”退休老教師郭子民說,周云恒是標準的“吃虧干部”。

        牢記使命  他一心帶領群眾謀發展

        “從我任支書的那天起,我就感到責任重大,下決心一定多為群眾辦實事,始終不忘共產黨員的初心,牢記共產黨員的使命!”9月20日,周云恒在付井鎮“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會議上作典型發言。他深知,給錢給物,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群眾脫貧致富的問題。如何能長久帶動群眾增收,一直是周云恒在思考的問題。

        “周書記多次召集大家討論,想給村里找長遠的增收項目。”村干部王子靈回憶,考慮到馬堂村有養殖業的傳統,周云恒在2011年建立了豫豐養殖專業合作社,開始摸索肉牛養殖。到2017年,合作社已經發展成為年出欄800頭肉牛,收益160多萬元的規模化養殖場。就在此時,沈丘縣委、縣政府決定選取試點發展村級集體經濟,這讓周云恒看到了希望。

        “請黨委、政府放心,我們村的集體經濟項目,掙了錢算集體的,虧了錢全部算我自己的!”為讓項目落地馬堂,周云恒再次主動申請,并當著縣領導的面立下了軍令狀。

        成為試點村后,他將自己多年摸索出來的“科學化、基地化、規模化”發展模式,移植到村集體經濟項目上,當年養殖肉牛80頭。2018年春節前夕,離牛出欄的日子還差一個月,但周云恒和村委班子商量后,決定提前賣掉12頭,給村民每人先分紅20元。

        “這是第一年,大家心里肯定打鼓,20元雖然不多,但也算是給大家吃了一顆定心丸。”周云恒當時對村干部王玉東說道。

        第二年,馬堂村的集體經濟養牛場存欄達到135頭。牛一多,牛糞如何處理就成了新問題。“從群眾那租地晾糞,地面不硬化達不到相關標準,硬化群眾又不愿意,當時老周急壞了!”村干部咸永賓說。

        周云恒通過多方了解,得知福建、夏邑等地有用牛糞種植菌類的模式,立即帶著班子成員前去考察,回來的時候,馬堂村集體經濟的第二個項目——食用菌種植便被提上了日程。

        “我們第一批項目申請了210萬元的經費,建成了21座食用菌大棚,目前已經投產,除了集體分紅、務工掙錢,我們還對建檔立卡戶實行特別照顧,可以獨立承包大棚,每座棚的年收益在3萬元左右。”咸永賓說,這一照顧性政策雖然激起了貧困戶的發展動力,但因為前期需要對菌種、肥料進行投資,銀行考慮到貧困戶的償還能力又不愿意貸款,這讓貧困戶作了難。

        “你們盡管放款,所有擔保手續我來簽字,我為他們做擔保!”為了解決難題,周云恒找到銀行負責人,擲地有聲地說。最終,3戶發展意愿強烈的貧困戶從銀行貸到了款,周云恒用自己的擔當為他們鋪平了致富路。

        經過近兩年的經營,馬堂村集體經濟年收入達30萬元,發展形勢一片向好。

        嘔心瀝血  他用生命鋪就馬堂振興路

        村子的發展慢慢走上正軌,周云恒的身體卻是越來越吃不消了。

        “自從開始搞集體經濟項目以來,父親每天5點就起床去牛場干活。”周艷波說,自己曾經追問過父親,牛是集體的,身體是自己的,為啥對牛比對自己身體還重視?

        “就因為牛是集體的,我才看得那么重,死一頭就損失一萬多塊,我怎么向村民交代?”父親的話讓周艷波啞口無言。

        2018年底,分紅、慰問、扶貧……太多工作纏在一起,周云恒三天只睡了10個小時,終于在臘月二十三那天撐不住了。

        “我從家里衛生間的紙簍里發現了帶血的紙,再三追問下才知道父親咳血了。”周艷波隨即帶父親趕往鄭大一附院就診,醫生診斷為肺炎,治療至少要15天。

        “臘月二十五村里要分紅,貧困戶還要慰問,我哪能在這里待那么久?”周云恒一聽便坐不住了。最終父子間達成協議,兒子回去準備分紅和慰問的前期工作,父親在醫院治療,活動當天必須回去。臘月二十五,周云恒早早出現在了分紅現場。

        “自從那次之后,父親的病情多次反復,聽弟弟說有幾次還是看到他在咳血。”女兒周蕊說,她一直想讓父親到鄭州做全面體檢,但都被以工作太忙推托。

        父女倆最后一次約定的體檢時間是9月底,周云恒卻又一次失約了。9月27日,周云恒帶著村干部王子靈、咸永賓一起前往內蒙古,為村集體養牛場挑選采購肉牛。就是這次失約,成了周蕊心中永遠的痛。

        10月2日,購置136頭肉牛后,三人準備返程,但因其中一頭牛生病,周云恒在查看病狀、注射藥物過程中,被牛踩到鞋而跌倒受傷。三人商議由王子靈先行跟牛車回家,咸永賓送周云恒去呼倫貝爾人民醫院就診。

        入院后,周云恒被診斷為“L2椎體壓縮骨折”,隨后發熱導致肺炎復發。10月5日,在轉診路上病危,經搶救無效后于當晚不幸去世,享年62歲。

        “周書記入院后就一直催我回去,說村子里還在秋季防火,食用菌也等著上料,不能在這邊耽擱太久了。”咸永賓說,周云恒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時刻,考慮的仍是村里的發展,并反復叮囑自己回去以后要特別注意那頭生病的牛,死了一頭,這批牛的利潤就拉下來了,給群眾不好交代啊!

        如今,那頭生病的牛已經安然無恙,大棚里的食用菌也紛紛破土拔節,周云恒卻離開了大家。

        周云恒擔任馬堂村黨支部書記以來,曾連續八年被沈丘縣委授予“十佳黨支部書記”稱號;馬堂村也先后獲評全省“五好”村黨支部、民主法治村、周口市先進“五個好”村黨支部、全市先進基層黨組織、精神文明創建工作先進村、文明村、衛生村等榮譽稱號。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上一篇: 李紅霞
        下一篇: 黨彥龍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周口文明網  

        豫ICP備2020025079號   豫公網安備

        优德体育